没有登录 用户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健康>医疗 > 【爱国情·奋斗者】方剑乔:一针大世界 中医新时代

【爱国情·奋斗者】方剑乔:一针大世界 中医新时代

  浙江在线-健康网8月1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尉洁婷)要说中医药在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科目,针灸绝对可以名列前茅。

  这一枚小小的银针为什么能够折服众人?针灸的神奇要如何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现代医学发展过程中,如何发挥这枚银针的作用?这是中国针灸学的大课题,也是浙江中医药大学校长、浙江省第二届国医名师方剑乔一生所探索的课题。

  方剑乔,与中医结缘并不意外,但如今他对这枚小小银针的研究却远超我们能想象的程度。

微信图片_20190813130739.jpg

在日本求学时的方剑乔(中)

  结缘中医:致力于破局“针灸”现代化

  “我是七八年的大学生。”在恢复高考之前,宁波慈溪人方剑乔其实就有了“医缘”。

  “那时我们的高中是往职业高中的方向发展的,4个高中班,我分在红医班,所以我们会有生理课、中医课这样的课程。”

  而另一重缘分则来自方剑乔的母亲,当时方母体弱多病总要去县城里看老中医,每次都是凌晨三点起床,步行、坐公交、辗转多次才能到城里看上病,这给方剑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当年的4个高中班,只考上了2个大学生。方剑乔没有选择专攻西医的浙医大,而是选择了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学。

  都说宁波人读书厉害,方剑乔凭借着十门主课优秀(每门都在90分以上)和毕业论文优秀的双优成绩,进入了留校名单。尽管没有如愿进入自己当时填报的志愿专业——中药学专业,而是被分配至针灸教研室,但方剑乔马上爱上了针灸。

  虽然不如中医学、中药学这样的大学科,但针灸学却是中医药领域最“洋气”的一门学科。

  1971年,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随团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詹姆斯·雷斯顿得了急性阑尾炎,经药物麻醉后做了阑尾切除手术。术后第二天,他又因腹痛接受了20分钟的针灸治疗缓解疼痛,自述效果非常好。基辛格在新闻发布会上特地提及此事。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特地去观看了“针麻”,并一再为百思不解的“针麻”倾倒。他回国时,带走了针灸术的信息,使美国很快就出现了“针灸热”。

  “七八十年代,国际上的中医热其实就是‘针灸热’,日本、美国,以及现在德国等一些欧洲国家,针灸医师是被承认的中医师。”

  在国外,学针灸的学校培训机构多起来了,研究针灸的机构也多起来了——但国内,除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大学医学部、复旦大学医学院等少数院校,针灸的基础研究都远远落后于临床。

  “当时国内针灸研究主要在临床,对它的生物学机制研究很少。”1989年,方剑乔通过了国家公派留学的项目考试,尽管没能如愿去美国研修学习,但他还是抓住机会,于1990年得到日本笹川医学奖学金的资助前往日本针灸学研究排名第一的昭和大学深造。

  昭和大学的学习对方剑乔来说可以说是“颠覆”性的。方剑乔选择的是神经生理学专业,研究的方向是针刺麻醉与镇痛。这不仅奠定了他之后以现代医学的方式研究针刺的学术基础,也确定了他之后的针灸研究方向——针刺镇痛。

  从临床在人身上进行针灸的操作到在实验室里现代医学神经学的实验,这让方剑乔不仅再次体会到针灸的神奇,也让他更坚定了要以现代医学的方式让这枚小小银针发挥更大的作用。

image.png

方剑乔获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寻求临床科研新突破,用“神奇银针”打开中医新时代

  1991年,浙江中医药大学培养出第一届针灸本科学生。方剑乔回国后,不仅组建了针灸学系的生理学实验室,还组建了针灸医院(浙江省中山医院前身),从科研到临床的体系逐渐建立起来了。

  “我这一辈子研究方向就是针刺镇痛。针灸学科要发展要有影响力,需要科学技术研究的支撑。”在方剑乔看来,中医药的发展一个大问题就是临床的没有做基础研究,而基础研究又不能指导临床。在针刺镇痛这个领域,他要突破。

  2014年,方剑乔负责的《经皮穴位电刺激复合药物全麻行控制性降压的脏器保护效应及其机制研究》课题获浙江省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针刺镇痛的临床与科研的结合已经进入了新时代。

  痛,可以说是人类医学中一定会面对的问题。如何镇痛?在以西医为主的现代医学临床中,麻醉是主流,但古老的中医却有自己的想法。

  麻醉镇痛的原理主要是通过神经阻断,而针刺镇痛则通过调节神经作用于大脑皮层。

  “我现在研究的针刺镇痛主要是临床与基础研究的结合,着重针对神经痛、炎性痛和慢性痛诱发的负性情绪变化。”

  在神经痛中,三叉神经痛被誉为“天下第一痛”,这种因为脑神经疾病引发的一侧面部瞬间发作的剧烈疼痛往往让人“痛不欲生”。

  在治疗神经痛方面,方剑乔是三个国家临床指南的起草者。“在临床上,我们独创了‘浅刺丛针’+电针的方法,疗效很好。”通过针刺加上电刺激,改善神经性疼痛比用药物和治疗更绿色、安全,而这个独创的方法已经被列入了浙江省中医药重大攻关项目,也在多个中心做基础研究和临床观察。

  对于老年人来说,炎性痛尤其是慢性关节炎等导致的疼痛不仅难忍而且总是发作,药物的镇痛虽然可以立竿见影地起作用,但对于身体其他器官的伤害也不容小觑。针刺镇痛虽然创伤小,但效果却不那么确定。“我们现在做的,就是用不同的针灸方法,筛选出最佳的镇痛方案,通过研究和临床实践来相互印证。”

  疼痛带来的不仅是生理上的改变,对心理的影响也不可小觑。而这其中,难缠的慢性痛的危害往往体现在它所诱发的其他疾病上。

  方剑乔曾经接诊过一位从事互联网工作的90后小姑娘,因为长期工作导致的肩颈、脊柱、腰部的慢性疼痛让她不堪其扰,虽然不那么厉害但她很焦虑。直到有一天痛得无法从座位上起身,她才发现这些慢性痛还让她患上了轻度的焦虑。

  “心理医生知道她焦虑,就要给她开治疗焦虑的药,但是如果不把慢性痛这个原发病去除,她的焦虑就很难好。”

  慢性痛怎么治?除了针刺镇痛之外,通过针刺调节免疫功能,改善慢性疼痛的同时也纾解了因为慢性痛带来的情绪和心理问题。

  “长期激励我们的除了临床应用还有临床工程技术的研究。”对于中医来说,中医诊疗器械的研发相对来说更难。可方剑乔却觉得中医诊疗器械要做,而且不仅要有临床实用性也要有科学价值。

  他表示结合他多年研究成果的经皮穴位电刺激的诊疗仪已经进入到研发的最后阶段,不久将通过器械性能检测和部分临床试验之后就会投入临床。

image.png

  中医院校的发展要清楚“站位”和建好“团队”

  “针灸的现代化”为中医的现代化打开了一个新时代,作为浙江“医学高峰”计划的重要项目,在浙江中医药大学的校长方剑乔看来,弄清楚大学学科发展的研究方向和组建好学科团队是最重要的两件事。

  “中医药大学也好中医药学科也好,关注的研究方向要凝炼,要围绕中医药的传统不能走偏。”为什么要树立中医药大学的重点研究方向和研究领域?方剑乔坦言,学校本身规模不大,定好“站位”,应该集中力量确定有前景、有优势的专业和学科方向。

  有了发展方向,组建好的学科团队就是学科发展的“发动机”。近两年,中医药大学不仅从教职员工的引进、平台的搭建上投入了不少,而且在激励机制上也做出了一些探索。

  在团队建设方面,中医药大学组建17个校级实验室研究所。今年全面启动了校级资助的一级、二级学科建设,对于这些学科,学校不仅有经费支持,还给每位学科带头人制定三年的学科建设计划和目标。

  除此之外,2017年新组建的中医药科学院也为中医药大学提供了三个很好的平台:医学科研中心、药学科研中心、实验动物研究中心——“这三个平台是我们中医科学研究的基本架构。”

  “我们争取在全国第五轮高校学科评估时,能有一个学科进入国家A类学科。”所谓高校学科评估的A类学科是指同一学科,所有高校中排名前10%的,才可被评定为A类学科。A类学科就有可能去冲击国家一流学科。

  一枚小小银针把少年方剑乔从宁波慈溪的小乡镇引入到中医的世界;而方剑乔又用这枚神奇银针打通了传统中医与现代中医的壁垒——半生归来依旧少年,银针里的大世界也正是千年中医的新时代。


新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