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登录 用户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长三角 > 从发明专利看长三角城市间合作创新

从发明专利看长三角城市间合作创新

作为中国区域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长三角地区经济总量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一,产业种类相对完备,在经历了较长的历史发展阶段后城市间交通网络密布,各城市在经济、社会等方面联系十分紧密。创新是新产业形成的重要驱动力,随着旧产业逐渐衰落和新产业发展壮大,逐渐发展的多样化产业结构在促进区域经济持续发展以及保持长期竞争力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城市间创新主体的互动能够带来知识与学习过程在地理空间上的转移,城市间合作创新是城市获取外部知识的重要途径之一。与其他跨区域联系方式相比,合作创新是一种正式且稳定的关系,能够有效传递缄默知识并保证与区域外一定程度的互动学习。因此,笔者基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发明专利数据对长三角地区城市间合作创新与产业多样化进行了刻画,同时尝试探究两者之间的关系。
长三角地区城市内与城市间合作创新的特征
合作申请专利是创新主体联系及知识交流的重要方式,笔者搜集了2000-2017年以来,以长三角41个城市为申请地址的具有两个及其以上申请人的合作专利申请,共计125187项,以追踪长三角地区城市内部与城市间知识流动的过程。长三角地区发明专利申请量从2000年11232项增加至2017年429633项,呈现逐年递增态势,其中合作发明专利总量从2000年1050项增长至2017年的19009项,发明创新与科学研究方面合作日益重要。对比长三角城市内部与城市间的合作创新情况,可以看出随着时间推移,长三角地区城市内部合作所占比重明显下降,而城市间合作比重从2000年的46%上升至69%(图1),城市间合作成为主要的合作创新方式。其中长三角内的城市间合作趋于紧密,所占比重呈明显上升趋势,由2000年11%增长至2017年约50%,这意味着长三角一体化态势明显,知识流动更加顺畅。
图1  2000-2017年长三角地区合作创新的变化情况

图1  2000-2017年长三角地区合作创新的变化情况

从城市间合作申请专利数量和比例上来看,长三角地区各城市差别较大。上海、南京、杭州等城市合作申请专利数量占总专利申请量的比重始终较高且相对较稳定,而其他城市合作申请专利所占比重较低且年度变化幅度较大。2017年,上海、南京、杭州、合肥、苏州这五个城市的城市内部合作与跨城市间合作的次数均高于1000次,其中以上海的合作次数最多,其城市内部合作次数达到3430次,与上海市以外的城市合作次数达到8279次。对比2017年长三角各城市合作专利中合作者的地理来源比例分布情况(图2),城市外的合作者占据主要地位,其城市外合作者又主要位于长三角地区的其他城市,而与长三角地区以外的城市合作占比仍较小。对比三省一市,上海市与江苏省合作创新主体的地理来源在长三角地区内外的比例相对均衡,而浙江省与安徽省的城市外部合作创新主体主要位于长三角地区,安徽省大部分城市与其他城市的合作占比超过90%。
图2 2017年长三角各城市合作专利中合作者的不同地理空间来源比例

图2 2017年长三角各城市合作专利中合作者的不同地理空间来源比例

长三角地区产业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的演变特征
总体来看,长三角地区各城市产业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水平呈现逐渐提高并趋于稳定的变化趋势(图3)。在本文观察期的早期阶段,长三角地区各城市不相关多样化水平的变化幅度较大,而相关多样化相对稳定。2000年左右长三角地区大部分城市不相关多样化水平高于相关多样化水平,产业间关联程度较弱;而省会城市与其他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城市相关多样化水平高于不相关多样化水平,产业间的关联性程度较高。后期不相关多样化水平变化幅度较小,稳定性高于相关多样化,而相关多样化变化幅度较大,更多地吸引或分散到技术上与城市当前产业相近的行业。2004-2008年这一时期,相关多样化水平高于不相关多样化的城市数量增多。2009年后至2017年,长三角地区所有城市的相关多样化水平均高于不相关多样化,各城市的产业间关联性明显提高,目前相关多样化是长三角地区各城市产业多样化的主要特点。
图3  2000-2017年长三角地区各城市的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指数

图3  2000-2017年长三角地区各城市的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指数

从地理空间上看,上海作为长三角地区的龙头城市与其他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城市如省会城市南京、杭州、合肥以及苏州、宁波等城市的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水平较高,并且保持相对稳定。对比三个省份,安徽省的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水平在2000-2003年除合肥外其他城市均较低,随后在2004-2008年这一阶段不相关多样化水平明显提升,2009年后相关多样化水平逐渐提高,向长三角地区其他省份靠拢。浙江省与江苏省各城市的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水平大致相当,相对来说浙江省总体不相关多样化水平略高于江苏省,而江苏省相关多样化水平略高于浙江省。
长三角地区合作创新对产业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的影响
为了探究城市内与城市间合作创新与产业多样化的关系,笔者构建固定效应回归模型研究合作创新强度、城市间合作占比、团队创新主体规模对城市产业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的影响,同时将相关的影响因素包括城市规模、发展阶段与工业化水平作为控制变量纳入模型中。
研究发现长三角地区合作创新所带来的知识溢出往往发生在具有技术关联性的产业间,利于城市原有产业基础通过分支的形式向相关多样化发展。认知距离较远的产业之间知识流动与知识重组的难度较大,以基于科学发现、激进的新技术或创新的全新产业或商业模式为主的颠覆式创新发展并不经常出现,突破性创新与区域原有的基础越不相关,越难以利用区域原有的能力和基础,并且激进的新技术成长为新产业的过程受到制度适应或构建、资源整合、技术标准的重新制定等因素环境的影响,因此合作创新强度的增加难以对长三角产业不相关多样化产生稳定影响。
从城市内部与城市间角度来看,与城市外合作创新的比例越高,越有利于城市产业多样化发展,即非本地知识来源活动的创新能够促进城市产业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城市间合作创新构成了知识流动的重要渠道。企业在本区域内部找到合作伙伴,从短期来会使其获益,但从长远来看丰富的本地知识基础和本地集群组织间过于紧密的关系容易削弱吸收新鲜和新思想的能力从而引发负面区域锁定,限制区域发展不相关多样化的潜力,减缓区域产业结构的调整,导致企业以及区域容易受到外部冲击。通过访问区域外部的知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克服路径锁定,从而促进多样化。
本文实证检验了以合作创新为途径的城市间知识流动对于产业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的促进作用。因此产业多样化的发展政策不应只依赖内生资源和动力,而应注重吸引外生资源。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的实施有助于各城市间信息互通互联、资源共享与人员的跨区域流动,这对于长三角各城市相关与不相关多样化具有积极影响。但对不同类型的区域来说,其获取外部知识的能力和需求存在较大差异,外部资源在区域新路径发展中所发挥的作用不同,因此还需要针对特定区域的能力和基础,选择合适的产业发展模式,对不同性质产业的发展规划区别对待,避免一刀切。一方面注意强化城市内合作,尤其是科技人员之间的正式与非正式交流,借助产业技术关联实现知识溢出,从而促进相关产业发展。另一方面,充分发挥各级政府的积极性和能动性,借助外部力量引导区域产业发展脱离原有生产能力,打破区域产业发展的路径依赖,实现路径突破,发展不相关多样化。如果缺乏政府的牵线搭桥,外部力量难以发挥作用,需要政府为跨区域合作创新提供资金支持,搭建信息传播与合作的平台,促进科技协同创新,进一步融入到全球创新网络中。
[本文作者苏灿系上海社会科学院港澳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曾刚系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终身教授。文章改写自作者发表于《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21)年的论文“长三角地区跨区域合作创新对区域多样化的影响研究”。]


新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