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登录 用户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长三角 > 书记市长疾呼“找回失去的历史地位”,江苏这座城市着急了

书记市长疾呼“找回失去的历史地位”,江苏这座城市着急了

常熟市委书记周勤第说,发展要取得加速度,项目要形成大突破,干部要敢于争上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重新找回自己的历史地位,才能真正提升常熟的城市段位”。

1

“常熟必须重新找回自己的历史地位。”

“常熟要在新一轮区域竞争中,夺回失去的位置。”

澎湃新闻注意到,过去这半个月,江苏省常熟市市委书记周勤第、市长焦亚飞分别在不同的场合如此疾呼。

或许外界会感到疑惑:近年来长期高居全国百强县前五位的常熟,何来“失落感”?

据常熟市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数据显示,常熟2019年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3亿元,相比2018年不进反退,少了8个亿。

在经济总量方面,十年前领先福建晋江600多亿元的常熟,2019年已被对手反超。晋江是福建省县域经济的领头羊,但在经济总量上,长期不敌“苏南四小龙”(昆山、江阴、张家港、常熟)。如今,晋江从排行榜上“挤下来”一个,就是常熟。

换句话说,“苏南四小龙”长期包揽全国百强县榜单前四的局面,或有可能会因常熟的这次“失守”而被打破。

常熟怎么了?

书记市长频提“加速度”

最近,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各地开始全面加速经济运行。

常熟的“重启”,带着满满的危机感。3月7日,常熟市召开2019年度综合考核工作总结暨作风建设大会。常熟市委书记周勤第在会上说,发展是唯一的出路,速度是最大的挑战,“常熟必须重新找回自己的历史地位”。

他说,发展要取得加速度,项目要形成大突破,干部要敢于争上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重新找回自己的历史地位,才能真正提升常熟的城市段位”。

半个月后的3月20日,常熟市政府召开全体(扩大)会议。据常熟市政府官网报道,常熟市市长焦亚飞在会上提出了“扪心四问”。

其中一问是,面对周边的竞争态势,“我们怎么办?”

焦亚飞说,常熟要实现在新一轮区域竞争中,夺回失去的位置。

他说,全市上下“要如坐针毡、知耻而后勇”,把巨大的压力转化为奋进的动力,狠抓落实不放松,不遗余力打好高质量考核的翻身仗。

据苏州广电“苏州新闻”报道,今年3月初,苏州市召开2019年度综合考核工作总结大会,并公布了2019年度综合考核结果。

澎湃新闻注意到,作为“苏南四小龙”之一的常熟,在获奖名单中没有太多存在感,在部分考核中甚至位于苏州十大板块的尾部。

比如,对县市(区)的三项考核,常熟只是在“有效投入”考核中摘得三等奖。在“创新发展”和“产业招商”两项考核中,常熟连三等奖都没能拿到。

相比之下,昆山、苏州工业园区和张家港,则是连拿多个一、二等奖的“弄潮儿”。甚至连GDP只有常熟一半的吴中区,也能拿到两个三等奖。

还有“2019年度推进高质量发展先进地区名单”,苏州十大板块共有20家单位上榜,来自常熟的只有1个。

数说“失落感”

常熟的失落感,还不止于“奖牌”少了。

常熟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常熟2019年预计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203亿元。另据公开数据,常熟2018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11亿元。也就是说,常熟2019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不升反降,少了8个亿。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是过去十年来,常熟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首次出现下降,此前常年保持着7%~10%的增长。

常熟也是2019年苏州唯一出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滑的板块。相比之下,吴江区和相城区都实现了10%左右的增长,吴江更是首次实现了对常熟的反超,达到223亿。

地区生产总值方面,常熟2019年完成2470亿元。“苏南四小龙”其他成员中,张家港GDP已逼近3000亿,昆山和江阴更是双双突破了4000亿大关。

若拿到省外比较,常熟更加“坐不住”。据福建省晋江市政府官网信息,2019年,晋江市地区生产总值完成2546亿元,增长8.0%。

这意味着,福建县域经济龙头晋江,在经济总量上实现了对常熟的反超。澎湃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1年时,常熟对晋江的领先优势还有600多亿。

晋江在全国百强县榜单中长期位居前十,但在经济总量上一直不敌“苏南四小龙”,即昆山、江阴、张家港和常熟。

同时,“苏南四小龙”也是长期包揽全国百强县的前四位。在他们身后,分别是一直“虎视眈眈”的福建晋江市、浙江省慈溪市、湖南省长沙县等强县。

对于追兵们来说,昆山和江阴看起来有些遥不可及,而经济总量在“苏南四小龙”里最低的常熟,是最有可能被上述省外强县超越的对手。

如今,晋江实现了在经济总量上对常熟的反超。这意味着,“苏南四小龙”长期包揽全国百强县前四的局面,有可能会因为常熟的“失守”被改写。

常熟历史上有多强?

既然要“重新找回自己的历史地位”,那么,常熟曾经的地位究竟有多高?

和昆山、张家港一样,常熟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敢为人先”的代表。上世纪80年代,常熟碧溪小镇开启了“农转工”先河,乡镇企业蓬勃兴起。

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2月25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碧溪乡发展农副工建成新型集镇》的报道,“碧溪之路”自此走向全国。

1992年,当时发展还相对周边落后地区的张家港,响亮提出了“三超一争”的目标。其中一个“超”,就是“工业超常熟”。

除了在全国百强县榜单上稳居第四,常熟在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排行榜上,一度和昆山、江阴并列排名第一。

纺织服装行业是常熟的一张名片。除了拥有波司登这样的明星企业,常熟还有常熟服装城这样市场成交额超千亿元的国际化专业市场。

常熟服装城早期只是一个“马路市场”,皆为地摊经营的小摊小贩小作坊,但如今,常熟服装城俨然已是全国服装行业的“风向标”。

还有高等院校。2004年,常熟理工学院经教育部批准升本,常熟就此成为全国首个拥有本科院校的县级市,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曾经的辉煌不代表现实的优势。就常熟人曾经引以为傲的高等院校来说,这些年,苏南的兄弟县市们也已经通过各种方式补上了短板。

比如昆山杜克大学,由美国杜克大学和武汉大学共同办学,实力过硬。还有江阴,近年来接连引进了南京理工大学、江南大学等高校资源,纷纷在江阴设立校区。

“三增三进”

2019年9月11日,江苏省委常委蓝绍敏履新苏州市委书记。此后,他在每个板块调研时都送出了“一字锦囊”,给常熟的字是“进”。

不进则退。澎湃新闻注意到,常熟此后围绕“进”字,定下了“三增三进”的工作目标。“三增”是指工业增投资、产业增载体、财政增收入;“三进”则是指全市高质量发展考核“进等次”、开发区“进位次”,以及乡镇(街道)“进级次”。同时,关于“进”多少,常熟市也定下了具体的目标。

常熟将产业发展放在了重要位置。正如周勤第在全市作风建设大会上所说,要深刻认识到,项目足,后劲就足,“企业强,我们就强”。

他提出,各级干部要切实把企业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把企业发展的追求当成常熟发展的追求。

谋发展,干部作风是关键。周勤第在全市干部作风大会上表示,要大胆起用一批敢于斗争的“战士”,坚决调整一批爱惜羽毛的“绅士”。

“不能化解矛盾,就是最大的官僚主义;不能解决问题,就是最大的形式主义。”周勤第说,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不能随便对企业说“不知道”、“不清楚”,没有经过领导同意,不能随随便便对企业说“办不了”、“不能办”。

有观察人士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产业方面,缺少“压舱石”企业确是常熟的一大短板。和张家港、吴江相比,常熟的龙头企业还偏少。

江苏省工商联公布的2019年江苏民企百强榜上,排名最高的常熟企业是中利能源控股,名列第30位。再往后是排名第39位的波司登。

而吴江和张家港,分别有4家和3家企业排在中利能源之前。苏州目前有5家千亿级企业,其中3家都在吴江。

或许,常熟还要对自己在长三角地区的角色进行重新定位。

论区位,常熟比曾被称作“苏南边角料”的张家港要好一些。常熟南部地区同时和苏州及无锡市区接壤,距离高铁苏州北站和无锡东站也都在10公里以内,苏州和无锡的轨道交通也都快修建到了常熟的边界地区。

因此,在观察人士看来,常熟应加速融入苏州主城区发展,同时,加强与无锡东站枢纽以及苏南硕放机场的联系。

新闻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