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登录 用户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长三角 > 全国政协委员周汉民:上海自贸区新片区应该新在哪里

全国政协委员周汉民:上海自贸区新片区应该新在哪里

\

【中国品牌杂志、中国品牌网融媒体集群记者张静报道】上海自贸区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它的新片区应当新在哪里呢?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认为,应当是经济特区、制度特区、实行“低税负”制度、制度创新。

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中共中央在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竞争日益白热化,对营商环境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正所谓:生逢其时。此刻设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显然要肩负全球竞争条件下的国家战略任务,应当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成为经贸、法治等领域与世界接轨的国家级特殊经济功能区。

回顾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五年来的历程以及制度实践,仍存在一些亟待改进的不足之处:比如,资本市场的开放度有待进一步提高,以自由贸易账户为核心的一系列金融改革,整体进展仍较为缓慢,在推动资本市场改革开放上效果有限。法治保障理念有待进一步更新,法律层面仅有《公司法》《中外资企业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和《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进行了修正,导致出现“政策先行、立法滞后”的现象。国际化人才环境有待进一步提升,真正具有国际背景和视野的人才不足,熟悉国际经贸规则且具有强烈创新意识的顶尖人才严重短缺。此外,政府职能转变有待进一步加速。改善营商环境是个不断完善、持续推进的过程,对标最高标准、最好水平,我们仍有改进空间。

当今世界最出彩的自贸区之一——迪拜自贸区,从严格意义上,更类似一个特区。迪拜自贸区实行的法律和政策与迪拜其他地区完全不同,吸引很多欧洲的商业人士纷至沓来,购房居住。迪拜自贸区的成功,值得我们借鉴。

上海自贸区新片区,既然是新片区,那它应当新在哪里呢?周汉民认为,第一个“新”,新片区应当是“经济特区”,它是立足大国竞争面向海外资源的“经济特区”。重点是“三区一基地”:一是“战略产业核心区”,集聚全球高端资源发展关系国家经济长期安全和竞争力的战略产业,如芯片、生物医药和人工智能;二是“离岸金融先行区”,成为关乎国家金融安全和金融长期竞争力的离岸金融中心,制定新一轮金融市场开放政策,力求在人民币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以及跨境金融业务上有重大突破,形成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政策的“再出发”;三是“全球科技创新协同区”,形成为大国角力和未来实现超越发展储力的全球研发高地;四是跨国公司大洲总部基地,强化吸引跨国公司大洲总部的竞争力。

第二个“新”,新片区应当是“制度特区”,它是国际最高标准和最好水平的“制度特区”。首先,新片区要实行真正的“境内关外”政策,做到“一线完全放开、二线高效管住”。利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实现全球最高效的管理,成为全球最智慧、最高效的自贸区。新片区也可以与关内联动,比如引导一些特定的产业资源在新片区集聚、发展,让它们享受更加宽松的政策。

其次,新片区要探索实行“低税负”制度,也就是“简税制、低税率、税收优惠”。由于主要集聚海外资源,理论上其税收都是增量,不会导致国内税收流失。例如,在香港,除对烟草、酒精、甲醇、碳氢油类这4类商品征收进口关税及消费税外,其他货物不需缴付关税,企业所得税为16.5%,个人所得税为15%。国际上其他自贸区也实行类似政策,这就是国际惯例,需要我们认真研究,为我所用。

再次,新片区要大刀阔斧地进行“制度创新”。迪拜自贸区实行单独的法律,适应了国际竞争的需要,取得了较大的成功。承担新使命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同样需要国家给予特殊政策,并以立法形式确定下来。此外,准确定位政策先行。坚持适用法律的优先性理念,注意政策的填补性功能。

第三个“新”,新片区应当是“生活特区”,它是高质量生活的示范区、引领区和探索区。由于新片区需要汇聚全球一流人才,高品质生活应当成为这里的标配。依靠高品质生活来吸引大批海外人才,并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乡。

也许有人会问,一个小小的新片区能够承担这么重大的任务,成就这么大的事业吗?周汉民举例说,新加坡只有719平方公里,香港全部陆地面积只有1100平方公里,其中香港岛只有78平方公里,九龙只有47平方公里。因此,面积不是问题,只要思想解放解放再解放,工作务实务实再务实,继续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勇于担当、富于创造,自贸区新片区完全可以创造出新加坡和香港的奇迹!


新闻评论